市值超千亿!刚刚上市的海底捞凭什么?

海底捞此次发行定价为17.8港元,每手1000股,投资者最低入场门槛费用达1.78万港元。证券时报援引一通证券行政总裁宓光辉表示,此次价格高于早前上市的歌礼制药的1.6万港元,成为香港史上截至目前为止入场门槛最高的新股。

九月初,抢占各大媒体头版的张勇是阿里巴巴的“逍遥子”张勇。而现在,轮到了海底捞董事长张勇。

就在今天,海底捞正式在港交所敲钟上市。海底捞此次发行定价为17.8港元,每手1000股,投资者最低入场门槛费用达1.78万港元。

证券时报援引一通证券行政总裁宓光辉表示,此次价格高于早前上市的歌礼制药的1.6万港元,已成为香港史上截至目前为止入场门槛最高的新股。上市首日,海底捞开盘价报18.8港元,较发行价大涨5.6%,市值达996.4亿港元,随后继续大涨,冲破千亿港元市值。

按2017年营收计算,海底捞在中国和全球的中式餐饮市场中均排名第一,同时也是增长最快的中式餐饮品牌。从管理到业务线,海底捞早已被里里外外分析过无数次。而对行业外的食客们而言,一提到海底捞,首先想到的还是它的“变态服务”。

海底捞说服务是它如今如此成功的原因

在招股书中,海底捞表示:“我们相信服务是铸就我们品牌的基础,也是使得海底捞如今独树一帜、并如此成功的原因。”排队时有面带微笑的服务员为你们美甲、擦鞋;一上桌就有防止手机被弄脏的塑料袋、为长发客人准备的皮筋;需要叫服务员时,往往刚一招手,服务员就心领神会地小跑过来……每一位去海底捞就餐的顾客都会对它的服务印象深刻。

“吃到一定时候,舌头已经麻了,能感知到的是服务,却没有味道。”海底捞董事长张勇这样理解服务的重要性,早前在简阳,张勇发现热情的服务可以带来很多回头客。

即使他的味道不是最好的,但对客人几乎有求必应让海底捞迅速在当地打响名气,这对当时几乎没有服务可言、连锁化程度低的中国餐饮业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。

翻阅那本著名的《海底捞你学不会》,可以窥见早期海底捞为员工打造的乌托邦的影子。海底捞的员工有着共同的特征——出身低微、学历不高,但是踏实肯干,脸上有着高学历人士未必有的自信。

这样的自信是海底捞独特的管理哲学赋予的。在海底捞这个大家庭里,张勇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带头大哥,员工们在这里收获的不仅有金钱,还有自我实现的价值感。

这也是曾经海底捞让人学不会的原因,它的“家文化”——给予一线服务员充分的信任和权力,包括送菜权和免单权;为他们提供比同行要好的宿舍,热水器网络一应俱全;给他们的父母发钱,让他们的父母也觉得光荣。《海底捞你学不会》里描述的海底捞,是一个靠“人治”打造的乌托邦,是一个大家庭,张勇本人就是那个带头大哥。

“变态服务”会令海底捞越来越沉重吗?

热情的服务撑起了海底捞最初的日子,将员工当做家人的文化让它成为商学院不会错过的分析案例。但现在,服务可能会让海底捞感到沉重。

这种沉重直接体现在管理和人力成本上。海底捞上市招股书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底,拥有50299名员工的海底捞用工成本已经超过31亿人民币,接近其总收入的30%,员工人均成本6.2万元。对比早于海底捞上市的行业老二呷哺呷哺的3.9万元的人均成本,海底捞有呷哺呷哺的1.6倍之多。

而另一种沉重是外界的诸多评论。即使海底捞的用工成本远高于同行,但在赚钱和生存面前,劳动依然将人异化为工具。即使这是一件正常的事,但它依然和海底捞以往给人的印象相去甚远。

此前虎嗅的《冷酷海底捞》就将海底捞比作“用较高薪酬刺激员工,保证效率优先、高速运转的‘冰冷’机器”。

在这篇文章的调研里,海底捞从一个“大家庭”变成一个“大机器”,主要是有三点变化:其一是用钱拴住员工,“给足钱”成了刺激员工工作的最大甚至唯一驱动力;其二是过分狼性的管理方式,海底捞采用ABC的登记制度考评店长,一旦被评为C级,等待着这名店长的就是恐惧和羞辱,甚至会让他当着众人吃黄瓜蘸芥末;其三就是过分强调翻台率,服务员为了完成任务抢时间,离服务的本质也就越来越远。

人的心理总是奇怪而微妙的,当你走进海底捞,看到服务员热情并且精力充沛,你很难不默认他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快乐又富有激情的。


微信扫一扫,加我好友
了解最新酒店用品信息